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踏遍青山

得有个目标去不断的追寻,让希望总烧起光明

 
 
 

日志

 
 
关于我

爱好阅读,摄影,音乐,旅游,没事就摆弄电脑。 推重:一壶老酒,绵香醇厚,一首老歌,余音悠悠,一段岁月,地久天长,真诚朋友,一生牵手。

网易考拉推荐

思念母亲(原创)  

2011-06-30 14:19: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老了怀旧的情感会越来越重。看着别人撰写思念母亲的文章,便涌起我心中沉沉的心潮。可是母亲留在我心中的记挂往事,那里是一篇、十篇乃至千篇万篇文章能够说完的。母亲去世后,我从她遗留下的所有财产中只拿了她文化大革命藏压在柜底那张上世纪30年代拍摄的一张照片。每每看着照片里的母亲,心潮便会涌出千层浪来,而每一朵浪花里的故事,又是那么的清晰、亲切,好像就在昨天......。

照片中,母亲身旁站着的是我大姐,怀抱的是我二姐。下面附有我写的一篇作文。

思念母亲(原创) - 踏遍青山 - 踏遍青山

 

 

记得公元1962年,因为党中央政策出了问题,造成了全国性的自然灾害。

国家处在困难时期,人们虽然生活在饥寒交迫之中,但是没有怨恨,人民扎紧了裤带与国家共同承担着、抗衡着。

也是那年寒冷的春节,我从乌鲁木齐回家去过年。

母亲看着瘦骨伶仃的我,难过得不知如何待我好。

晚上,我挨着母亲,在小时候曾被她搂在怀里睡觉的那个虽然已经破旧、但旧貌依然、铺着苏联地毯的土炕上睡着。

灯熄了,过了好一阵,母亲开口问我说:“枣生(我的乳名),还没有睡着吗?”

我回答说:“是的。”

母亲沉默了一小会后,将她的一只手伸进了我的被窝,握着了我的手,我感到一股从没有过的暖流从母亲的手流淌到了我的全身。我真想像小时候那样钻进母亲的被窝里去,再感受一次母亲搂着我的那份疼爱。

母亲说:“你在省城做事。妈妈知道你们很苦。妈知道你们粮食不够吃。这次走时从家里带点粮票去。我们小县城靠着农村,比你们大城市里好想办法。”

我赶紧说:“妈,你不用操心。现在人人都一样的苦。我在工厂里,粮食定量比你们高,省着吃,饿不着。”

母亲听了我的话又沉默了一会,说:“家里人多,每人省一点就够你省的了。你正在长身体,不能亏着身体。”

我执拗的说:“妈,我真的不要家里的粮票。”

我感到母亲握着我手的那只手颤抖着。

母亲没有说话。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母亲话题一转说:“你不知道你的乳名咋来的吧。是妈妈生你的那天晚上,做了一个胎梦。你要不要听?”

我好奇的说:“有这样的故事,妈,你快说给我听。”

母亲好像又回到了生我的那个夜晚。我虽然看不清母亲脸部的表情,但从她说话的语气里能感受到母亲脸上洋溢着昔日幸福的愉悦。

母亲说:“就在生你的那个晚上,我梦见你大(北方人对父亲的称呼),他拉着我的手,在一片无垠的绿草地上奔跑。我眼前飞纵即失的景物,像云、像雾,红绿青黄紫,从四面八方向我扑来又飞去。我身輕犹如翩翩飞舞的彩蝶,忽高忽低。我不知你大他要牵着我的手飞去何方。我即兴奋又害怕。突然,我感到自己力不从心,无法跟上你大的步伐。我想找个地方歇一歇,但看到你大兴高采烈的样子,又不忍心搅扰了他的好心情。于是,我铆足了全身的气力,跟着你大向他追逐的目标飞奔着。不知道是过于兴奋还是来自狂奔的疲劳,我感到肚子有点痛,我担心肚子里的你会掉出来。于是我央求你大说:“娃他大,我肚子有点不舒服,咱们歇息一会再奔吧!”你大毫无反应,我想挣脱他的手,可我的手被你大的手紧紧牵在一起,像一条扯不断的铁链。我挣扎着,希图你大能感受到我的不安和焦虑。而这时你大,好似追日的‘夸夫’,一心只顾往前奔。我实在是感到浑身热燥又难耐。幻想有一片树林歇歇该多好,就似有神助,我眼前的雾气,突然淡化出一片茂密的树林来。我惊喜中忘却了疼痛和疲惫。这时,你大牵着我的手,由空中飘飘地向大地落下来。我心里松了一口气,感到终于脚踏实地,落到了一片林子里的草地上。那是一片结满了密密麻麻大红枣的树林子。你大看着树上又红又大的枣儿,情不自禁的对我说:“快把妳的衣襟兜起来,我打些枣子,给妳補身子吃。”

  我兜起衣襟兴奋的情不止尽地呤唱起了信天游。

  山丹丹花开红艳艳,

  枣树上落果一串串。

  娘亲亲盼儿娃,

  就像是枣树开花盼那枣串串。

我唱着,双手兜起衣大襟,在树下翘首盼望着。

猛然间,那棵枣树突然长高长大起来,妈妈心里顿时涌上一股失望、忧虑来,我突然想到,要是你大也能和那枣树一样长高多好啊。转眼间,待我回首时,你大竟然和枣树长的一样高大挺拔,像巨人一样立在了我身旁。我按捺不住心头的兴奋与激情,大声的喊道:“快给我枣子,快给我枣子!”

你大宛如一员勇猛无比的天将,只见他双手合抱,抜起一棵碗口粗的树来,向那棵挂满枣儿的参天大树猛击去,霎间,大树上的红枣儿,犹如天穹中无数亮晶晶呼闪闪的群星,哗啦啦落了下来,瞬间里演化成一个白森森胖呼呼的童子,掉进了我的僸怀里。接着妈妈就听到肚子里的你在喊:“妈妈,我要出生了!”

我听完母亲给我讲述的胎梦,好像是又一次经历了自己的降生。我暗暗称奇,没想到二十年前的事情,母亲还能描述的如此细致与精彩。

母亲停了一会儿,她已经从她那个幸福的世界回到了现实。接着她声音平和的说:“后来给你起了个“枣生”的乳名,就是为了纪念妈妈那天的胎梦”。

我不知说什么好。

母亲接着说:“每个人,无论是大人物还是小百姓,都是有来头的。你是枣树送来的,结实着呢,妈妈可放心了。”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有关我的来世的说法。

我静静的躺在母亲身旁思索着,母亲缘何会做这样一个胎梦?我真的是那些大红枣的果实吗!

虽然我不迷信,但从那以后,每当我遇到挫折与磨难时,母亲有关我胎梦的话语,就会在我心里像有一根潮湿地丝线,载着母亲水滴般的声音,穿透我的心田,融入我的血液,将我和母亲紧紧的联系在一起,激励着我,在人生的路上一直勇敢的朝前走着。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